• 舊瓶裝新酒--重新檢視瘤胃酸中毒相關議題 (3)

    舊瓶裝新酒--重新檢視瘤胃酸中毒相關議題(3)
    愛加倍乳業諮商顧問 陳淵國


    緩衝機制也來自外源性的日糧。早期的研究就已經証實草料本身具有緩衝能力,可以緩和氫離子的衝擊,尤其是苜蓿草;所以餵飼適量來自草料的物理性有效中洗纖維除了可以刺激反芻,增加唾液分泌量之外,草料本身也提供一部份緩衝能力。Keunen et al., (2002)進行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試驗,該研究故意誘導泌乳牛發生潛伏性酸中毒,然後讓牛隻自由選擇任食苜蓿乾草或苜蓿草粒,結果牛隻明顯偏好選擇長乾草,可見牛隻也有主動調適的能力。

  • 舊瓶裝新酒--重新檢視瘤胃酸中毒相關議題 (4)

    舊瓶裝新酒--重新檢視瘤胃酸中毒相關議題(4)
    愛加倍乳業諮商顧問 陳淵國


    大腸和瘤胃一樣都是厭氧性的發酵系統,但是在構造和生理上有很大的差異。大腸的上表皮細胞和小腸一樣是單層的,而不像瘤胃是脂質雙分子層;進入這個發酵系統的基質是已經經過瘤胃、皺胃、和小腸消化吸收後的剩餘物,因此大腸發酵的菌相和瘤胃發酵不同;大腸發酵系統的上表皮細胞也有內源性的緩衝系統產生重碳酸根離子來穩定酸鹼值,但是因為有95%以上的揮發性脂肪酸是以被動滲透的方式吸收的(Gressley et al., 2011),所以此緩衝功能並不顯著;大腸不像瘤胃有來自唾液的緩衝系統,外源性的緩衝劑也不容易到達大腸發揮緩衝作用;瘤胃發酵所產生的氣體可以由噯氣的動作排出體外,大腸發酵產生的氣體則不易大量規律地由肛門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