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荷蘭酪農的經營理念

一位荷蘭酪農的經營理念    李善男


擁有八代同堂的乳牛家族,畜主不但注重公牛之表現,而且也注意母系方面的遺傳,而重視母牛的『長壽性』正是他成功的法門。
    牧場主人的名字叫做Ton Lansbergen (48歲),牧場座落於荷蘭Egmond aan den Hoef 一個濱海村落。
    八代同堂的乳牛家族,年齡從16歲到最小的3個月。年長16歲的這頭乳牛,生產的乳脂與乳蛋白質總量,已經達到10,000 公斤之里程碑;另有兩頭於今年底前也將達陣。在這牧場內有11頭乳牛之終生乳產量超過100,000公斤。這些數據證明母牛的『長壽性』是牧場經營成功的鐵律。他飼養的78頭泌乳牛,305天平均產乳10,577公斤、乳脂率4.14%、乳蛋白質率3.46%。這是荷蘭平均之上的優良牧場,候補牛隻替代率約20%。


長壽性:
    1975年畜主的父親買下一群女牛,包括八代同堂乳牛家族的第一代母牛--取名Afras。牠的表現極好,有非常強健的腿與腳,體軀容量也大,因此能夠消化大量的牧草與飼料,是一頭非常棒的乳牛。牠不像一般乳牛,因體能耗盡而很快就被淘汰,牠是所謂晚熟型(Late-maturing)的母牛。
    Ton Lansbergen一直努力於母牛長壽性的選拔,在他的牧場經營理念裡,強化了母系的重要性。『在牠們中年時的表現仍然是優秀的,牠們的步履一如年青母牛』這是畜主的心聲。他歸納出母牛的優點,加到母牛育種體系內;他也選用最頂尖的種公牛精液,例如Tops、Sunny Boy、Celsius、Cash等。
    由於高性能種公牛之間,常有來自於同一血緣關係,即是所謂系統配種(Line-breeding),如果不小心,這是一種危險。近親配種結合了不良的隱性基因而表現,絕大部分是不利的。在八代同堂的乳牛中, Afras 31號母牛配了Cash,生了 Afras 38號母牛,而Afras 38號卻配了公牛Nehls生了Afras 48號,當回溯Nehls的祖先,發現其祖父即是Cash。這種近親配種是很冒險的,不過他運氣好。在他的牧場裡,來自Afras血統的乳牛即占有40%(34/78),他擁有最優良的母系牛群,這令他很高興。但他也認為,不能只顧一個母系。現在他用選性精液增加Afras的後代女牛。這些女牛不會全數自行保留,而會部分銷售國內外,例如英國與俄國。


進步很緩慢:
    根據他的經驗,單靠母系要提高長壽性並不容易,那是一項挑戰。他努力許久,發現進步很緩慢。有些牛在年青時即被淘汰有其必要的理由,但是,在Afras 家族卻很少發生。這個事實強化了牠母系和公系選拔一樣重要的原因,在配種上必須特別注意。他的育種目標就是:高長壽性的健康牛以及表現極好的晚熟型牛。這兩條件結合,再輔以高的產乳量。
    在他牧場內選拔母牛的條件,產乳量必須接近牛群之平均值以上才算合格(泌乳值為95%)。選用種公牛時,針對晚熟型指數100以上之公牛。血統、功能體型性狀如臀寬度、臀斜度、乳房健康以及體細胞分數等也都在考慮之內。這些條件符合他所追求的健康無問題乳牛,如果可能,便有機會達到終生產乳量100,000公斤之目標。這不是每頭牛都能達到的里程碑,但是這是他努力的目標。
    牛隻健康是牧場經營的最高優先,他花費於獸醫的費用很低,大約是每噸牛乳分擔5歐元(約台幣190元)。此外,荷蘭已經強力鼓吹減少抗生素用藥,所以一定要選擇健康且耐用的母牛。


選用證明公牛:
為確保公牛的真正性能表現,他只選用證明公牛。就是寧可等待,也不會立即選擇剛上榜指數很高的年青公牛。他可能會遺漏掉一頭很好的公牛,但是他可以忍受。
    現代的種公牛公司動作非常快,他們看到文字數據,可是這些數據仍然需要經過田間應用的證明。Ton Lansbergen比較喜歡看到女兒牛們真正的性能表現。這些女兒牛們是否真能產許多奶,而且也是真正的『晚熟』?對此,他參考可信度(Reliability)至少達到90%。因此,他也不用基因選拔公牛(Genomic bulls),他列出6頭牠自己配種的證明公牛。
    大部分的日子裡,Ton Lansbergen忙著他的乳牛。他說:『我一直觀察著我的牛群,隨時注意牠們,即使在曳引車上,也會緊盯著牠們,而且我要很小心不要開到水溝裡。假如說這是一種嗜好,不如說這是一種熱情。在我的眼光裡,所有的牛隻都是最美的。』

取材自:Veepro Magazine  Vol. 82 Novemb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