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新產牛能量負平衡的問題(2)

改善新產牛能量負平衡的問題- 光泉酪農部  梁宗寶


澱粉:
在歐洲、威斯康辛州和康乃爾大學的研究觀察到,高澱粉日糧或含高瘤胃可發酵澱粉來源的日糧,都可以改善能量的狀況。
這樣的能量代謝改善,很可能是因為瘤胃生產較多的丙酸,貢獻到肝臟生成葡萄糖所致。

此外,在泌乳早期,肝臟會優先利用丙酸生成葡萄糖,以支應乳糖的生產。
有一個論點:肝臟的能量狀態是奶牛採食量重要的調節器。當肝臟能量過高時,母牛的腦中樞會通知母牛減少採食量。
有一個事實:泌乳期的母牛,在瘤胃丙酸提供量之外,如果再額外注入丙酸,會導致採食量降低。因此,有一些營養學家根據這個想法,透過降低澱粉的濃度,預期提高新產牛的採食量。
然而,在產犢後, 肝臟的能量需求會大幅提升,以支應牛奶之生產。所以,相較於其他泌乳階段,新產牛之採食量,因丙酸之影響就相對變小。
此乃因泌乳初期,肝臟的能量需求大幅增加,而且還須動員游離脂肪酸(NEFA)以增加能量的供應。
更有事實證明,於泌乳早期餵飼高澱粉日糧,採食量實際上增加,游離脂肪酸(NEFA)的動員減少,這些牛的能量負平衡(NEB)也相對緩解,因此更支持於泌乳早期餵飼高澱粉日糧這樣的論述。

一個相關的問題是:是否餵飼孟寧素(monensin)?因為它可以提高瘤胃丙酸的生產,對新產牛採食量及生產性能表現是有影響力的。

在最近的研究:產犢前添加孟寧素(monensin) 400毫克/天,產犢後添加孟寧素(monensin) 450毫克/天,在泌乳早期可提高產乳量和採食量、改善能量的代謝、並增加肝臟利用丙酸生成葡萄糖的能力。


纖維:
除了確保新產牛日糧的可發酵澱粉外,纖維更是良好日糧配方的關鍵。
纖維扮演兩個角色,一則提供高品質可發酵的芻料營養來源,一則提供確保瘤胃健康的物理性有效纖維。
高品質、高消化率的青貯玉米和半乾青貯草,是提供新產牛產乳時重要的能量來源。
但新產牛也需要物理性有效纖維來維持瘤胃的健康。
大部分的優質牧草不是物理性有效纖維的良好來源,所以在日糧中再補充一些細切的草桿或乾草,以提供足夠的纖維和提升反芻咀嚼是非常重要的。
康乃爾大學的研究:乳牛在產犢後,分成高澱粉日糧一群及低澱粉日糧一群。在第一批實驗乳牛,於分娩後不管分在哪一群都發生嚴重的健康問題。
在調查原因時,發現是因為使用新開封的青貯玉米所造成。


因為用46 %NDF和 26%澱粉的 BMR青貯玉米成分設定配方。但新開封的青貯玉米NDF是41 %、澱粉是34%。

因此,兩組日糧都發生嚴重的健康疾病,高澱粉日糧的奶牛發生率更高,可能因為他們的可發酵日糧成分更多。在低澱粉日糧組,因為含有很多副產物的短纖(非草料纖維),可能是纖維的物理性功能比較不足。
當多補充一些細切的草桿或乾草後,物理性有效纖維的含量就被矯正了,兩組日糧的乳牛,其代謝性疾病問題也就消失了。

應讓澱粉/纖維的搭配保持一致:
餵飼高澱粉日糧(26- 28%),可提供更多的葡萄糖前驅物,改善能量代謝的問題。另外也可提供更多有用的葡萄糖,用於乳糖的生產。我們的乳牛日糧,必須在能提供足量、高品質的草料,而且能滿足物理性有效纖維需求的原則下,才可以提高澱粉的濃度。
當使用高品質、高可消化率的草料時,日糧中內含一些細切的草桿或乾草,以維持足夠的物理性有效纖維是必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