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海道考察心得(2)

日本北海道考察心得- 光泉酪農部 吳家興


在專題討論中,有酪農提到台灣目前也有部分酪農使用玉米青貯,尤其是南部地區的牧場,想了解玉米青貯與蹄病間的關係,畜大牧場負責人木田克彌教授表示,蹄病與大量使用玉米青貯並無直接相關,主要關鍵在於青貯的製作品質及保存條件,尤其台灣高溫多濕的氣候無論製作及保存過程中,相對都比較容易出問題,而玉米青貯為高澱粉芻料,只要佐以適量高蛋白精料,可適度緩解食因性蹄葉炎的發生,目前泌乳牛乾物質採食量24〜30公斤;牛糞處理以微生物來進行分解,液體部分則經草原自然滲透,固形物則作為堆肥回歸草原,落實牧場乾燥、乾淨、舒服的養牛三大條件。



面積50公頃,草原佔45公頃,年度第一刈之青草作為青貯原料(香腸式灌法,部分開封後隨即以機器分裝小包壓實封膜,以備夏季之用可避免二次發酵),第二刈青草則製作成乾草,目前場內有5名工作人員,以玉米及牧草青貯為芻料,以固定式TMR搭配小型給飼車餵飼,目前總牛頭數140頭,十勝地區平均飼養規模100〜110頭/戶,泌乳頭數約70頭,年產850噸,單頭平均日產約33公斤,平均年產超過10,000公斤。

以非基改為主要訴求,透過遴選及稽核機制結合19戶酪農自創地區品牌,為了延續以歐洲為師的經營理念,自1998年開始,透過校外教學灌輸下一代健康的經營理念,並結合能容納12人的民宿,在去年接待了約3,000人次,今年可望突破4,000人次,該場以繫留式飼養為主,牛床搭配麥稈墊料,糞溝自動刮糞與清出的墊料混合收集,由於含水量少,收集後直接運往附近小型電廠作為發電燃料,並可享有回饋金,場內不易受孕的經產牛及全部女牛均作為和牛之受胚牛,目前離乳和牛小公牛每頭為30萬日圓,離乳荷蘭小公牛則僅3萬日圓,一代雜交公牛13萬日圓,母牛為8〜9萬日圓,離乳後送養殖中心可代養也可賣斷,送去三周未達標準體重,將由飼主運回自行處理或直接進入市場,進入養殖中心則所有牛隻導入產品追溯。
 



北海道是日本的乳源重鎮,全國50%以上的牛奶來自此地,北海道的單頭年平均產量已經達到9,000多公斤,由於天時、地利之便,加上酪農非常清楚他們的目標是什麼,而且能善用所擁有的優勢並發揮到極致,讓他們成為日本乳業的代名詞;但曾幾何時,由於WTO、FTA等面對陸續經貿開放之衝擊,在世界先進乳業國家的競爭及成本上漲的壓力下,獲利已經大不如前,而面臨內在及外在的生產條件越來越嚴苛之中環境,加上未來產業的不確定性,和台灣一樣,大大降低了酪農的飼養意願,近年來酪農生產更加趨於符合日本國內乳、肉消費市場之導向,經營上產生結構性的挪移,酪農普遍將荷蘭女牛作為肉用和牛的受胚牛,對乳牛飼養頭數的減少,更是雪上加霜,目前全日本的飼養頭數正以每年2%的幅度萎縮中,加上2010年因口蹄疫撲殺了28萬頭,這些都不利於北海道乳業的整體發展;反觀國內,近幾年來夏季氣溫屢創新高,可預期的是"風調雨順"這四個字,未來可能只有在斗大的門聯上得見,小學課本裡號稱四季如春的寶島,如今已漸成只剩冬季跟炎夏二季,再加上不知是天災?還是人禍?的流行熱之夢魘揮之不去,而幾年來原物料價格持續在高檔盤旋,大有回不去的感覺,牧場人力不足的問題,台灣環保意識的提升等等,讓類屬進口加工的台灣酪農業,更是壓得喘不過氣,近期除了國外進口乳大舉入侵,又有進口濃縮冰磚的隱憂,在此內憂外患夾擊之下,酪農的飼養意願普遍低落,面對未來不免茫然,甚至不願多想,在這種氛圍之下,使得很多事情的演變,將變得更加無法預期和掌握,一旦多年來期望符合實際消費市場需求的產期調節,讓原本盼望在夏季增產的牛隻,卻因流行熱影響造成牛隻流產,間接導致產期延誤而增產在冬季,此將讓夏季缺奶情況更加嚴重,惡性循環下,產銷將面臨嚴重失序的問題。

過去在相關農政單位及相關協會的宣導下,我們嘗試鼓勵消費者在冬天多喝鮮乳、甚至入菜並進行各種變化之應用,但經過二、三十年的努力,消費者冬天對鮮乳的消費狀況並未見明顯的改變,故面對此一局勢,我們更應未雨綢繆,及早因應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