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胃異位(1)

第四胃異位(Displaced of Abomasums) 樓喬云

大家對第四胃異位(Displaced of abomasums, DA)一定不陌生,牧場中一定會有零星的異胃問題,不論用任何方法避免或是預防,第四胃異位還是有一定的發生機率。DA好發於分娩後牛隻,但不表示泌乳期或懷孕期不會發生,特別是高產牛隻及懷孕末期。另外DA的發生原因有幾個,例如飼養管理不佳,如配方中離子組成不對,導致分娩後的低血鈣症候群,或能量缺乏的酮症導致產後恢復不佳,也可能是因為分娩過程中子宮受到汙染造成的蓄膿及內膜炎或乳房炎等問題導致,造成牛隻食慾降低、胃腸道蠕動能力低下,導致第四胃蓄積氣體,進而從瘤胃右下方移向左下方,最後嚴重鼓脹並夾於左側腹壁與瘤胃之間,導致母牛產乳量下降、食慾減退、下痢、黑便和營養失調之狀態,稱之為第四胃左側異位;有時則會向右移位而夾於右側腹壁與肝臟或結腸之間,稱為第四胃右側異位,而現場牛隻多發生左側異位(Left-sided displacement of abomasum, LDA,機率80-90%),右側異位則較少(Right-sided displacement of abomasum, RDA,機率10-20%)(莊, 2012),而全場牛群中異位發生機率應低於3%。

異位發生的原因及如何預防
說DA是代謝性疾病的一種,不如說是因為其它因素而導致DA的發生,其中採食量及飼糧組成對異位的發生有顯著的影響,而牛隻一生中採食量變異最大的時期就是轉換期,該期間除了採食量變化超過30%↑(絕大多數採食量都是減少,少數沒有太大差異),日糧組成變化也較大,而導致分娩後酮症或乳熱等代謝疾病的發生,此時第四胃異位的發生的風險會大大增加。日糧中過量或是不足的快速發酵碳水化合物的供給也是影響因素﹕配方改變:給予過多快速發酵碳水化合物、長纖不足或長度不足(導致瘤胃內產生過多的VFA,pH值下降造成瘤胃遲緩,同時瘤胃無法完全吸收產生的VFA,而部分流入第四胃,但流入第四胃的氣體,正常時可藉由收縮作用而打回瘤胃中,但長期過量VFA則會抑制真胃活動,造成氣體蓄積。)﹔飼糧中的發酵飼糧如﹕(玉米青貯等,含有較多的VFA包含醋酸及丁酸均會抑制瘤胃和腸道的蠕動,會造成瘤胃無法吸收突然增加的VFA而造成慢性酸中毒及弛緩。)飼槽的管理、飼養環境和社會地位的變化(女牛>經產的過程)也都會增加DA發生的風險,TMR的組成變化也是,藉由四段篩及配方的調整粗細比例,優化瘤胃內的發酵條件。
 
簡介
Shaver.(1997)的review報告中指出,營養改變對第四胃異位所造成的風險。該報告總結發生的幾個可能原因,內容是根據酪農的經驗、及研究報告知結果。
轉換期(transition period)約莫80-90%的左側異位(LDA)是在分娩後一個月發生,分娩後2週內的比例約在52-86%不等,表示在分娩前後4週內都是LDA發生的高風險時間,一般牧場統計全年發生率在1.4-5.8%之間。那究竟是為甚麼?一般認為採食量的驟降及緩升是最大因素,過低的採食量導致瘤胃的內容物過少,無法將空間填滿,使第四胃有位移的空間,同時採食量的減少伴隨產後代謝性疾病(酮症、脂肪肝、乳熱等)的發生,因此轉換期比起其他時期,更容易有LDA的問題發生。

產後代謝性疾病(Postcalving Disorders)
牛隻分娩後非常容易罹患代謝性疾病,乃因能量負平衡之發生,導致免疫能力下降所致(Kehrli et al.,2006﹔Mulligan and Doherty, 2008)。乾乳期到泌乳期間,反芻動物之瘤胃乳突及肝臟對於能量利用改變之大,需提前讓牛隻適應(Kehrli et al.,2006)。在嚴重脂肪動員的情況,通常伴隨血中酮體濃度的增加,當酮體含量達一定值時,亦表示肝臟負荷嚴重,而影響肝臟功能、糖質新生作用、脂質生成和β氧化速率皆有抑制現象(Andersson, 1988﹔Walsh et al.,2007)。嚴重能量負平衡時,脂肪動員程度上升,導致過量的游離脂肪酸進入肝臟中進行再酯化和生酮作用,使大量三酸甘油酯和酮體累積於肝臟,影響肝臟正常功能,當肝臟中脂質和醣質比例超過2:1時,肝臟疾病發生的機率增加,因此肝臟中脂肪的累積是有一定容忍度(Drackley et al., 2001﹔Mulligan et al., 2008)。另外反芻動物排出肝臟游離脂肪酸的能力並不強,過度脂肪動員時,肝臟中三酸甘油酯的累積速度遠超過VLDL所能排出的能力而累積,造成脂肪肝,影響生理平衡而導致代謝性疾病發生(Goff, 2006﹔Palmquist, 1994)。因此當牛隻發生代謝性疾病時,其它問題也都會突然間蹦出來,防不設防。因此疾病的發生,如酮症、胎衣滯留、子宮炎或是乳熱皆可能引起LDA,反過來說LDA發生時,也會增加酮症及子宮炎的發生,俗話說:一髮不可牽,牽之動全身,問題一旦發生就必須更小心。
 
體態評分(Body Condition Score, BCS)
乳牛的體態評分,基本上是依據目視及觸摸乳牛脂肪組織蓄積在腰椎、坐骨與尾根的程度,給予胖瘦度評分的方法(Cameron et al., 1998﹔Ferguson et al., 1994﹔Magdalena et al., 2006)。各方面資訊得知,乳牛轉換期的體態對於日後的乾物質採食量、泌乳性能、繁殖效率和健康狀態皆有影響。因此不同階段的生理需求而有不同的體態評分(Coleen Jones and Jud Heinrichs, 2014)。當分娩前體態評分較高的乳牛,分娩後需要更多時間才能達到採食高峰,得知分娩前BCS的分數和分娩後乾物質採食量呈負相關,該期間LDA的發生有顯上升之趨勢(Garnsworthy et al.,1988﹔Grummer et al., 1995)。乳牛於分娩前4週內若有較高的體態評分(BCS > 3.5)時較容易罹患產後代謝性疾病,體態評分損失程度越嚴重者其產後恢復較輕度和中度者緩慢,且疾病發生率也較高。賴等人(2013)發表綜論各國乳牛體態評分標準與常見疾病相關性,得知體態評分對酮症、子宮炎、乳熱病、第四胃異位和胎衣滯留有顯著相關性。BCS過高的牛隻發生LDA風險越高,在觀察1,401頭牛隻,發現在低BCS (2.75-3.25)、中BCS (3.25-4)和高BCS (>4.0)的LDA發生率分別是3.1%、6.3%和8.2%。酮症在低BCS (2.75-3.25)、中BCS (3.25-4) 和高BCS (>4.0)的發生率分別為8.9%、11.5%和15.7%(Dyk, 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