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四分之一個世紀 ---廠農通訊100期回顧

走過四分之一個世紀  ---廠農通訊100期回顧---  李善男

 二十五年前,筆者與楊經理燕飛在一次訪談中,討論如何提升酪農的飼養管理技術水準,並且如何深化廠農間互動關係的方法時,我們一致認為:技術輔導與廠農交流是兩個重要的課題。對於前者,邀請從事乳業的專家學者,將理論與實務透過講習訓練,教育輔導員與酪農;對於後者,將廠方即時資訊,經由雜誌管道傳達給酪農,是提升酪農水準以及維繫廠農良好互動的模式。因此,筆者作了發行定期刊物的建議。

由於歐美日等乳業先進國家,早已利用定期發行的「乳業雜誌」(Dairy Magazine) 或
「新聞期刊」(News Letter),將最新的資訊告知酪農:例如美國的「霍氏養牛雜誌」
(Hoard’s Dairyman) 報導乳牛飼養技術與酪農經營;美國荷蘭牛協會發行的「公牛摘要報表」(Sire Summary),報導種公牛性能以及如何選擇種公牛精液;荷蘭的荷蘭牛新聞中心(Information center for Dutch cattle) 出版的「乳牛雜誌」 (Veepro Magazine) 報導國家政策與技術知識、歐盟解禁生乳生產的配額並提醒酪農及早因應;日本的「酪農事情」報導科技新知、飼養管理、種牛資料、及酪農專訪等,不一而足。因此,不難理解通訊雜誌確實能帶給酪農實質的效益。當年國內可參考的乳業雜誌只有「乳業發展協會」發行的「乳業」雜誌,其他定期刊物極少,在這樣的初衷下,「廠農通訊」 於焉誕生。

近年來,乳牛科技突飛猛進,例如,DHI管理系統,基因管理系統,精子性別篩選,人工生殖科技等,皆發揮了巨大的功能。回顧歷史,1970年,我國的酪農產業剛剛萌芽,平均產乳量大約只有3,500公斤,在以人工擠乳的時代,日產10公斤乳量,已屬高產;但是到 2016年,國產泌乳牛頭數59,601頭,平均乳量已經達到6,350公斤。台灣位於亞熱帶,屬於高溫多濕氣候,飼養來自溫帶的乳牛品種的確艱辛,因此酪農的長期努力與成功經驗,彌足珍貴。酪農不論在乳牛的育種改良,繁殖效率,生乳品質等方面都有長足的進步,其成效也足以當東南亞國家乳業發展的典範。更重要的是這段期間,酪農第二代、甚至第三代已經成長接棒,他們渴求知識的願望,從未終止。面對科技不斷進步,新一代總是抱著積極學習的態度, 「廠農通訊」 也適時提供了一個學習的技術平台。

四分之一個世紀不算短,對於廠農雙方,這本雜誌的誕生與延續,已經將涓滴細流的乳牛知識匯集成冊,酪農從中汲取經驗,不斷提升技術水準;廠方也藉此園地作經營策略宣導,獎勵優秀酪農,共同為消費者的健康努力。這凸顯了酪農的積極成長意志和乳業經營者的用心與遠見。二十五年如一日,現今面對知識經濟爆炸的時代與市場經營競爭的嚴峻挑戰,能持續的學習與良性的溝通是成功的重要關鍵。這一份結合知識技術的知性刊物所傳達的訊息,正可提供乳牛飼養者與乳業經營者互相了解借鏡。為了打造高品牌,提升形象日益重要。1999年6月納入的生乳品質計價,促進了我國乳品之品質再提升,而體細胞數及生菌數也成為工廠收購生乳的必要衛生條件。2017年光泉酪農戶之乳牛平均日產乳量達23.8公斤,並且體細胞數年平均保持在22.4萬/ML,最優的酪農甚至在9萬/ML以下;而生菌數品質最優者已經達1.66仟CFU/ML,與乳業先進國家相較,成績斐然,已達國際水準。在廠農雙方不斷努力、自我改善中已經建立了「光泉品牌」的信譽。
 
即將跨越25周年的刊物,內容由平實到豐富、由理論到實務,這些長期累積的無價知識技術瑰寶及廠農互信機制,值得你我好好灌溉,持續耕耘。